首 頁 |
單位概況
|
地礦工作
|
多種經營
|
安全生產
|
黨群工作
|
綜合管理
|
文化建設
|
政策法規
|
信息交流
站內搜索:
 首頁 >> 新聞動態
《當代江西》: 找礦就是幸福
點擊率:2027     來自:當代江西     發布時間:2015-4-21 11:41:57

找礦就是幸福

——記全省離退休干部先進個人、省核工業地質局李芳

“我還活著,還能為國家找鈾,就是幸福!”找了一輩子鈾礦,身患多種疾病仍堅守在找礦一線的76歲老者李芳日前在接受筆者采訪時這樣說。9年來,這位老同志退休返聘期間堅持不懈,撰寫、編制、審核報告達50余萬字;經他總結研究的多個富礦成礦規律理論在指導其所在的二六一大隊相山找礦實踐中取得了巨大成就。面龐清瘦,說話輕言細語的李芳,得知我們的來意后,連連擺手示意不要采訪他,態度極其誠懇謙遜。

一切還得先從李芳所在的二六一大隊說起。二六一大隊是全國最大的地質隊,也是國家功勛地質隊。建隊50多年來,全隊職工跋山涉水,艱苦創業,經過幾十年的拼搏,使相山工作區從最初的一個航測異常點發展成為由幾十個大、中、小型鈾礦組成的巨型鈾礦田,被譽為“中國鈾都”,并成為我國最大的鈾資源基地,為我國國防建設和核電發展做出了突出貢獻。

祖籍湖南的李芳是上世紀60年代初大學畢業分配到二六一大隊的,經過自己不懈的努力,從一名技術員逐漸成長為工區地質組長、大隊副總工程師,研究員級高工,最后擔任大隊總工程師,成為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在職期間,他對相山各礦點、礦床的地質結構狀況甚至坑道的具體位置,就已經達到了了如指掌的地步,職工們都尊稱他是“活地圖”。

上世紀90年代初,國家找鈾方向向北方調整,相山地質項目停止,許多技術人員下崗分流或內退。1998年,李芳退休后,與老伴一同來到在南昌工作的小女兒身邊,一起照顧外孫女,過著含飴弄孫的生活。2005年,國家重新恢復南方找礦,二六一大隊重返相山。經過十多年的停產,大隊技術人員青黃不接,領導們立即想到了李芳。肩負著“隊上需要他、相山需要他”的使命與責任,一聲召喚,67歲的李芳不顧自己多年患有糖尿病、一個眼睛視力幾乎為零的身體狀況,離開相濡以沫的老伴和年幼的外孫女,只身回到了大隊。

回隊后,李芳立即著手組織并參與編撰審定相山地區鈾礦資源大基地勘查部署規劃研究報告(以下簡稱大基地報告),其中幾個核心章節都是李芳一人撰寫。這份10余萬字的報告系統總結了相山鈾礦勘查史,謀劃了相山鈾資源大基地勘查總體部署及下一步勘查具體區段,對相山鈾資源找礦潛力作出了客觀評價,為大隊后來陸續爭取多個中央、省級基金項目奠定了堅實的基礎。自2006年以來,幾乎每一個項目的立項申請報告、立項設計報告及科研報告,都是李芳親自撰寫,并成為其他技術員后來撰寫報告的范本。其中,他撰寫的《相山礦田簡介》(2萬字)已成為大隊新進技術人員認識相山、了解相山的教科書,書中涉及的相關理論知識已成功運用在找礦工作中。而這些報告絕大部分都沒有作者李芳的署名。

一名同被返聘的老職工在回憶2005年的情形時這樣說道,那時大隊地調院沒幾個人,可以說是百廢待興,許多工作都是靠他撐起來的,李總業務能力很強,是大隊重返相山的關鍵人物、核心人物。

據大隊副總工程師謝國發介紹,李芳對大隊的貢獻更多體現在他總結研究的富礦成礦規律。例如,針對鄒家山礦床的斷裂系火山塌陷構造分析,李芳提出了三面交匯的成礦模式,使鄒家山項目成為相山地區第一個已被國家認定的超大型鈾礦項目;根據居隆庵鈾礦項目總結發現的一些認識,應用于指導李家嶺、河元背等項目的實踐,使大隊在較短時間內成功查明李家嶺超大型鈾礦資源儲量;樂安縣21號帶、羅陂兩個項目在他的理論指導下,也由過去的小礦點分別發展至中型礦床規模;他回隊后指導實施的第一個項目——居隆庵鈾礦床44-70線詳查項目已探明的鈾礦資源儲量是原有探明儲量的近兩倍,目前已進入開發利用階段。

                                        二

李芳始終憑著一顆強烈的事業心和對地質工作的無比熱愛潛心鉆研地質工作。在工作中,他從不過問項目資金情況;在生活上,也從不計較個人得失,從不關心個人報酬。退休以后,先后有甘肅、湖南某單位領導和礦老板曾多次想高薪聘請他,曾經和他一起工作過的老同志有的被返聘到其他兄弟單位,待遇高他一頭,他也從未動過心,始終堅守在大隊。一名職工曾由衷贊嘆:“他不是為了錢而工作,是為了大隊的榮譽而工作的”。

200598日,是李芳非常痛苦的日子,因為這一天是老伴的忌日。當時,他正在隊部鷹潭忙于編撰大基地報告。早上6點,李芳接到老伴從南昌打來的電話,說這兩天感到有些不舒服,讓李芳快點回來。過了一會兒又打電話催他,讓他快來快來。當時的李芳完全沉浸在工作中,心里只想著怎么更好地完成報告的撰寫,怎料到兩小時后女兒哭著來電話:“媽媽,她走了”。為這事,李芳心里一直就很內疚,覺得對不起老太婆。短短幾天,他似乎蒼老了許多。料理完老伴的后事,遠在上海的兒子和在浙江的大女兒都勸他不要再工作了,跟著兒女在一起安度晚年吧?蓻]過幾天,李芳又回到隊里,重新投入到緊張的工作中。他是心里惦記著找鈾,舍不得離開相山!

2012年夏天,李芳因病住院,手術切除了一個腎臟,醫生建議他休息半年,但他只休息了兩個月左右。因為當時隊上承擔的一個中央基金項目遇到困難,技術人員有些環節把握不準,李芳知道這事后,不顧大隊領導和親友們的勸說,第二天就回大隊上班了。地調院的職工遇到有不懂的地方想去請教他,又擔心他說話太累不敢多問,沒想到一說起專業問題,他就像過去沒動過手術一樣,滔滔不絕,生動詳細,讓人著實敬佩。

當被問及是什么動力促使他這樣拼命去工作時,李芳感激地說,“返聘以來,隊上的幾任領導對我都非常關照,老伴的后事全都是隊上幫忙操辦的;我多次生病住院,他們都到醫院去看我,并用車子把我從醫院接回家;逢年過節,局里的領導也都來看我;隊上的同事們對我也都很尊重。我感到,如果我不好好干,就對不起他們!

                                三

大隊“80后”技術員許蕓蕓說,李老在我們心中,就是一個標桿,指引著我們努力往前奔跑;又像是一支蠟燭,燃燒了自己,照亮了我們。

李芳對年輕人的成長格外關心,既耐心指導,又從嚴要求。他定下了四條培養年輕人的準則:第一要熱愛地質工作,要有強烈的事業心;第二要肯吃苦,要勤奮,該爬山的時候就要爬;第三要踏實肯干;第四要嚴謹。符合這4條者,他言傳身教,誨人不倦。

2005年,李芳編撰大基地報告,全面預測分析了相山地區找礦工作潛力,圈定了多個遠景成礦區。緊接著,大隊第一個國家鈾礦勘查項目設計任務下來了。第一個鉆孔的位置至關重要,因為它的成果好不好將直接影響到下一步項目經費的撥付。為了選好這個最佳勘探點,不知有多少個日夜,李芳反復思考,仔細衡量,提出要把第一個鈾礦項目放在居隆庵。專家組經過討論后,定下了這一方案。居隆庵鈾礦床詳查設計鉆孔深,圖紙復雜,李芳親自搞設計,動手作圖,項目所涉及的46張地質類圖紙全是李芳親手繪制的,并手把手教年輕人。野外施工過程中,李芳還多次到居隆庵鉆探一線指導鉆探生產和巖心編錄工作。鉆探和編錄工作都是跟著鉆孔位置不斷更改的,沒有固定位置。車輛一般只能通行至項目部駐地,工作人員必須從項目部出發,步行到達每個鉆孔位置,山路都是臨時開挖的,有時平坦,有時陡峭,短則半小時,長則需一小時之久,年輕人都感到很累,何況一個古稀之年的老人。直到前兩年,他仍然堅持每年上山一到兩次。終于,居隆庵鈾礦床設計項目得到了中國核工業地質局的肯定,獲得了通過,并在這一年取得了豐碩的地質成果,加倍完成了下達的地質儲量任務。

對待工作十二分的嚴謹,是許多技術員對李芳感受最深的。1987年出生的李潔,在隊上從事繪圖工作。她說:“一個指甲蓋那么大的框,使用電腦繪圖,需要畫100多根線,真的很難,有時就想悄悄蒙混過關,但每次都逃不掉李總的眼睛,他要求我們不管花費多大功夫,也必須一一畫到位,否則就過不了他這一關!

李芳一心想著在相山多找礦、找大礦,工作起來常常忘記疾病和年齡。老伴剛去世時,他確實也有過打退堂鼓的念頭,但一想到,隊上領導的殷殷期望、諄諄囑托,想到那個最難做的大基地報告才剛剛開個了頭,想到二六一大隊地質勘探工作急需他這樣的老同志支撐,他仿佛又有了堅守的勇氣和毅力。

同事都發現,李芳的工作筆記從不離手,筆跡工整雋秀,并按年、月、日詳細記錄著他每天想到的或是查閱到的新觀點、新知識。他每天都和年輕人一樣準時上班,從不遲到早退,一坐就是一上午,幾乎不動身,周末在家也是不停地寫著記錄著,以至于地調院黨支部書記陳巖因為關心他的身體常要到辦公室提醒他要起身走動走動。那本2萬字的《相山礦田簡介》就是李芳利用休息時間在家里完成的。

副總工程師謝國發是個不輕易服輸的人,但對李芳卻是嘖嘖稱贊。他說,李芳是集其豐厚的理論知識、經驗積累、忘我的勤奮、極高的悟性等多項優勢的完美結合,更可貴的是在古稀之年仍筆耕不輟,勤于思索。在相山,他是權威,經他提出的理論并運用于找礦實踐取得的重大成果,旁人若能及他四分之一都足以榮耀一生,但他從不固守成規,仍然拼命汲取新知識,學習全國最新的地質理論和找礦方法,謙虛地聽取其他同志的意見和建議。

                                                    (本文刊登于《當代江西》2015年第1期)

 版權所有:江西省核工業地質局二六一大隊 Copyright © 2007-2011 www.mpvgbr.live
未經書面允許不得轉載信息內容、建立鏡像 地址:鷹潭市梅楓路4號 郵編:335000 傳真:0701-6441757 贛ICP備12002336號
上海快3即时行情